首頁(yè) > 時(shí)事 > 頭條

新時(shí)代新征程新偉業(yè)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切事丨“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”見(jiàn)深情——寫(xiě)在第三十一屆“世界水日”到來(lái)之際

新時(shí)代新征程新偉業(yè)·習近平總書(shū)記關(guān)切事丨“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”見(jiàn)深情——寫(xiě)在第三十一屆“世界水日”到來(lái)之際

來(lái)源:新華網(wǎng)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3-22 17:15:07

  新華社北京3月21日電 題:“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”見(jiàn)深情——寫(xiě)在第三十一屆“世界水日”到來(lái)之際

  新華社記者

  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,聚成江河湖海;句句叮嚀,彰顯深厚情懷。

  3月22日是第三十一屆“世界水日”,今年的主題是“加速變革”。22日至28日的第三十六屆“中國水周”活動(dòng),主題為“強化依法治水 攜手共護母親河”。

  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站在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的戰略高度,提出“節水優(yōu)先、空間均衡、系統治理、兩手發(fā)力”治水方針,為統籌推進(jìn)水災害防治、水資源節約、水生態(tài)保護修復、水環(huán)境治理提供了根本遵循。

  【總書(shū)記這樣說(shuō)】

  2020年8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安徽考察調研時(shí)指出,“長(cháng)江水生生物多樣性不能在我們這一代手里搞沒(méi)了”。

  【“微笑天使”江豚回來(lái)了】

  清晨6點(diǎn),銅陵淡水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

  張八斤將滿(mǎn)滿(mǎn)一桶餌料魚(yú)陸續撒向江面。不遠處,不時(shí)有江豚從水中探出腦袋。

  “這頭是母的,生過(guò)小江豚。那頭歲數比較大了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捕食能力。”談起江豚,這位從小在江邊長(cháng)大的江豚飼養員格外健談。十多年來(lái),無(wú)論刮風(fēng)下雨,他都陪伴著(zhù)江豚。

  張八斤的家鄉安徽省銅陵市,境內長(cháng)江蜿蜒50余公里,其間多彎多岔,洲灘散布,是長(cháng)江中下游地形地勢較為復雜的江段,適宜江豚生活繁殖。

  江豚是一種食性單一且繁殖力低的哺乳動(dòng)物。“20世紀80年代,經(jīng)常能看到江豚在長(cháng)江里戲水,后來(lái)因為工業(yè)污染和過(guò)度捕撈,越來(lái)越少見(jiàn)了。”張八斤回憶道! 

  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長(cháng)江流域“共抓大保護、不搞大開(kāi)發(fā)”深入推進(jìn),長(cháng)江流域重點(diǎn)水域十年禁漁深入實(shí)施,人們驚喜地發(fā)現——長(cháng)江里的“微笑天使”江豚回來(lái)了!

  目前,全長(cháng)58公里的銅陵淡水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野外江豚數量已有50多頭。“我們遷地保護基地中的江豚數量從最初的4頭,增加到了現在的11頭。”張八斤說(shuō),盡管工作量不斷增加,但他卻特別開(kāi)心。

  張八斤有一個(gè)心愿:希望有一天,江豚不再需要專(zhuān)門(mén)的照料,就可以在長(cháng)江中自由自在地游弋嬉戲。

  【總書(shū)記這樣說(shuō)】

  習近平主席在2017年新年賀詞中說(shuō),“每條河流要有‘河長(cháng)’了”。

  【河長(cháng)巡河在畫(huà)中】

  水潤萬(wàn)物,鄱湖浩渺,風(fēng)光旖旎。

  贛江是鄱陽(yáng)湖流域第一大河流。在江西省吉安市百里贛江風(fēng)光帶,清風(fēng)徐來(lái),不時(shí)有鳥(niǎo)兒掠過(guò)。望著(zhù)眼前的風(fēng)光,劉克坤不自覺(jué)地哼起了小曲。作為青原區張家渡段村級河長(cháng),他要定期巡視自己的責任段。

  “以前一些支流河段水質(zhì)不好,魚(yú)蝦難生。”劉克坤說(shuō),這條江西人民的母親河也曾受過(guò)傷。2016年,吉安市實(shí)施河長(cháng)制后,張家渡段河道范圍內的兩家苗木基地、3家采砂場(chǎng)等逐步退出,如今這里常年保持Ⅱ類(lèi)以上水質(zhì)。“環(huán)境越來(lái)越好了,有時(shí)在河段上巡視都是一種享受。”劉克坤講起了這些年來(lái)的變化! 

  近年來(lái),江西深化河湖長(cháng)制工作思路,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,全域開(kāi)展流域生態(tài)綜合治理,全面實(shí)施生態(tài)鄱陽(yáng)湖流域建設十大行動(dòng)。

  良好的水質(zhì),吸引了世界上98%以上的白鶴在鄱陽(yáng)湖區越冬。近年來(lái)越來(lái)越多“老居民”回歸:大規模刀魚(yú)群、珍稀魚(yú)類(lèi)鳤魚(yú)、絕跡多年的頜針魚(yú)……生物多樣性持續恢復。

  如今的贛江,河面干凈,河岸整潔。在贛江各個(gè)河段上,人們時(shí)常能看到和劉克坤一樣,沿河道騎車(chē)巡河的河長(cháng),一起走進(jìn)這幅“河暢水清、岸綠景美、人水和諧”的生動(dòng)畫(huà)卷。

  【總書(shū)記這樣說(shuō)】

  2021年5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推進(jìn)南水北調后續工程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座談會(huì )上強調,“水網(wǎng)建設起來(lái),會(huì )是中華民族在治水歷程中又一個(gè)世紀畫(huà)卷,會(huì )載入千秋史冊”。

  【皖北喝上了長(cháng)江水】

  “我是喝著(zhù)長(cháng)江水長(cháng)大的。”25歲的安瑩瑩打小在安徽省馬鞍山市的長(cháng)江邊長(cháng)大。

  2021年,安瑩瑩嫁到了安徽省亳州市,其他都很好,就是用水讓她有點(diǎn)鬧心。亳州市地處皖北平原,屬于極度缺水城市,人均水資源量不到全國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。

  “過(guò)去,日常用水都是地下水,一燒水容易起水堿,喝著(zhù)也有些澀。”安瑩瑩說(shuō),剛來(lái)亳州時(shí)很難適應,就在家安裝了凈水器,可是每隔兩三天就要更換濾芯。

  隨著(zhù)引江濟淮工程持續推進(jìn),2022年12月30日長(cháng)江與淮河實(shí)現歷史性“牽手”! 

  初春時(shí)節,微風(fēng)輕拂水面,蕩起陣陣漣漪。寬闊的水面上,成群結隊的鳥(niǎo)兒在游水嬉戲。在亳州市城南,從空中俯瞰,新建的亳州調蓄水庫生機盎然。

  作為引江濟淮工程江水北送段的重要一站,引調而來(lái)的長(cháng)江水順著(zhù)淮河與西淝河一路北上,通過(guò)管道運送至這座占地約3000畝的“大水缸”,再通過(guò)城市供水線(xiàn)路,送往千家萬(wàn)戶(hù)。

  “家里和單位都通了引調水,能喝上400多公里外的‘娘家水’,真好!”安瑩瑩笑著(zhù)說(shuō)。

  【總書(shū)記這樣說(shuō)】

  2018年5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全國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保護大會(huì )上指出,“治理好水污染、保護好水環(huán)境,就需要全面統籌左右岸、上下游、陸上水上、地表地下、河流海洋、水生態(tài)水資源、污染防治與生態(tài)保護,達到系統治理的最佳效果”。

  【鳥(niǎo)兒用翅膀為巢湖生態(tài)點(diǎn)贊】

  八百里巢湖岸邊,一個(gè)身影熟練地舉起相機,定格眼前的美景。他叫錢(qián)茂松,是一名有著(zhù)十余年觀(guān)鳥(niǎo)經(jīng)歷的攝影愛(ài)好者,至今已拍攝了上萬(wàn)張“巢湖飛鳥(niǎo)圖”。

  “原來(lái)的巢湖,夏天藍藻暴發(fā),腥臭味撲鼻,人在岸邊都沒(méi)法待,就別提鳥(niǎo)了。”回憶起過(guò)往的巢湖景象,錢(qián)茂松直搖頭。曾經(jīng),巢湖飽受“生態(tài)創(chuàng )傷”,湖水一度呈現墨綠色,嚴重時(shí)甚至舟船難行。

  痛定思痛,痛下決心。從立法劃出“紅線(xiàn)”保護巢湖到十年禁漁,從生態(tài)清淤湖體底泥到入湖口建設生態(tài)濕地凈化水質(zhì)……系統治理之下,巢湖生態(tài)屏障初步構建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持續改善,環(huán)巢湖逐漸成為鳥(niǎo)類(lèi)天堂! 

  近年來(lái),錢(qián)茂松的鏡頭里,多了許多“新朋友”:首次發(fā)現大天鵝、彩鷸、棉鳧……僅他自己拍攝的水鳥(niǎo)就有近200種。“鳥(niǎo)兒們用翅膀為巢湖生態(tài)投下了贊成票。”錢(qián)茂松說(shuō)。

  【總書(shū)記這樣說(shuō)】

  2021年10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到黃河入?诳疾鞎r(shí)叮囑說(shuō),“黃河是我們的母親河,保護是前提,要有始有終、鍥而不舍抓好黃河生態(tài)保護工作”。

  【黃河入?,濕地氣象新】

  春意正濃,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里,成群候鳥(niǎo)或愜意漫步,或展翅翱翔,鳴叫聲此起彼伏。

  “鳥(niǎo)兒歡快的叫聲,是我最?lèi)?ài)聽(tīng)的‘歌’。”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濕地修復工程專(zhuān)班工程師王立冬說(shuō)。

  王立冬的工作重點(diǎn)之一是自然保護區的生態(tài)補水。每年3月至7月,他密切關(guān)注黃河水位,并根據黃河流量及濕地需求,及時(shí)采取不同措施把水引入濕地! 

  黃河經(jīng)九曲十八彎自山東東營(yíng)入海,造就了獨特的黃河三角洲——我國暖溫帶保存最完整、最年輕的濕地生態(tài)系統。曾經(jīng),黃河來(lái)水來(lái)沙量持續減少,流路固化、河床下切,黃河與濕地的水文連通性降低,造成土壤鹽漬化,植被退化,鳥(niǎo)兒失去棲息之所。

  保護區實(shí)施一系列濕地修復工程,構建起科學(xué)合理的“取、蓄、輸、用、排”水系格局,形成“河、陸、灘、海”入海循環(huán)主干道,打通了黃河與濕地間的“毛細血管”。

  “通過(guò)引黃口、輸水渠道、微地形塑造及補水監測網(wǎng)絡(luò )的建設,我們徹底改善了濕地的生態(tài)補水條件。”王立冬說(shuō),“現在鳥(niǎo)兒多到我都認不過(guò)來(lái)了。”

  談笑間,一群水鳥(niǎo)飛向天空,淺灘上蘆葦迎風(fēng)搖曳。(記者 劉菁、陳尚營(yíng)、戴威、邵琨、姚子云、欒若卉)

【責任編輯:馬曉紅】

安裝掌中聊城手機客戶(hù)端今日聊城


版權與免責聲明:聊城新聞網(wǎng)是聊城日報社所屬《聊城日報》、《聊城晚報》刊登新聞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權使用單位,上述作品電子版的版權均為聊城日報社所有,嚴禁任何網(wǎng)站擅自轉載或盜用。任何網(wǎng)站轉載聊城新聞網(wǎng)作品,需事先征得本網(wǎng)書(shū)面授權,并注明“來(lái)源:聊城新聞網(wǎng),作者□□□”等字樣。